信件内容
信件标题 教育评估指标系统改革的两点建议
流水号 20170811002
姓名 杨剑
写信时间 2017年08月11日
信件内容      昨天是星期四,局领导来我校组织了一次民调,对学校领导班子进行民主考评,这说明了上级领导对我们学校工作的关心和重视。对此我还有两点建议,希望能引起局领导的重视和思考。     第一、民主考评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填写调查表格,另一个是调查谈话。这本来是非常有效的考察办法,但如果把一百多人集中的不足100平米的房间内(这是学校的多媒体教室,有会议室没用)除去一个很大的主席台和走廊,老师们有的两个人坐一个座位,还有几名教师从教室拿来学生的小凳子坐在走廊里,所以,这种不记名民主评议的填表秘密是不存在的,并且被考评的人还在台上指手画脚,没有人愿意实事求是的把内心对领导的评价写出来,怕被打击报复。另一个方法也调查了不少老师,但大多数教师都懂得明哲保身的,不会把考评一个在职的教干同本地的教育事业连在一起。因为我们学校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任校长有老师们民主评议出来的,也从来没有一任校长是民主评下去的,所以调查的结果,是不是应该打个问号?我觉得我们缺乏民主的机制和环境。我们评价一个人通常会用盖棺定论才觉得比较客观,同样我们评价一个校长,最好是卸任评价,秋后算账。因为一个正直校长,要对他的职业行为(尤其是重大决策重大投资项目)要终生负责,我们的评价系统里也应该有终生问责的机制。这既是对校长职务的监督,也是对校长职务尊重。    第二、对教育评估系统我也有看法。在近三十年的教育生涯中,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为迎接每年一度的教育评估进行的全校大造假运动,因为不管平时工作的怎么样,材料缺少多少,都要在短短两周内“完善”起来,这是老师们做的最没有意义最容易加班加点最苦恼的工作。整个学校,从上到下,对照《教育评估细则》,一项一项的完善材料,那如火如荼的景象,那掷地有声的指令,那信誓旦旦的保证,换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的荣誉!感觉是走了形式主义,是否应该对学校评估的真实性和必要性做一番比较性考察,是否能只评估一个校长来代替考评所有老师的工作(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另外,对校长工作成绩的评价,是否能只看升学率和校容校貌等面子成绩?是否能把学校学生的失学率,犯罪率和就业率做一番统计,也纳入教育成绩的评价系统?    总之,作为一名就教师,不管工作多么劳累,收入怎么样,我们只想对自己的工作有个肯定,不想在莫须有指责中,抹杀了自己的工作热情。  
办理情况
处理状态 已处理
处理时间 2017年08月23日